狛子vv

【镖莱/莱镖】Chasing

又名恋爱白痴总裁和他的推拉高手/主打歌曲之间的恋爱

Wanna one歌曲同人

Boomerang X Light/Light X Boomerang

【具体脑洞怎么出来的,大家可以看看我微博→苍青和肥皂,里面有镖莱莱镖的具体诞生过程hhh】

 

【注意,有几句废可乐的戏份,不能接受的请不要看】

 

设定:

Wanna one是个经纪公司,碗的专辑就是他们的旗下艺人团,主打歌就是center。

镖和莱特的人设主要参考两首歌的曲风和歌词。

 

【看我吧 只看我吧 只能紧紧贴在我的身边】

 

【按下我身体的开关吧】

 

“好像又有新人要进来了,实力很不错的吧,好多制作人发推表示祝贺了,说是等待他们的出道。”

 

“他们的,那个,这么说不太厚道,但是center确实弱了一些吧?”

 

回旋镖静静的听着队友的闲话,低头看了看手表,给了他们一个眼神。

 

“快整理一下!该练习了!”队友们自发的起身,其中一个拿着毛巾擦汗的人没有站稳,他用了些巧劲扶起队友的手臂。

 

“地板滑,你小心点。”

“谢啦镖总!”

 

他微微挑了下眉,抿着嘴轻笑了一声,没说什么。

 

其实这样的闲话他在这周听过很多次了。

因为这次要带团的可能就是自家,所以格外关注。

 

这是公司的一种手段,在新团出来的时候请老团帮带,适当提高曝光率。反正是自己旗下的热度,不蹭白不蹭。

 

作为出道过的团里的center,他当然是需要好好和莱特交流的。

他对莱特的印象很矛盾,不是很看好,但是又期待他的表现。

 

那么多有名的制作人在为其他四名团员保驾护航,选一个无依无靠的人来做center,不怕出道后遭到反噬吗。然而,反过来说,那么多制作人都不是好惹的,选谁都不服气,不如挑个空白背景的人。

 

莱特能给自己带来惊喜吗?

最好是。

 ——————

莱特后来见到了回旋镖。

在练习室,刚柔并济行云流水的动作立马抓住了自己的眼球。

还有顺着衣领滚下去的液体。

 

莱特挥别了自己的队友,停驻在练习室前面。

 

【按下我身体的开关吧】

 

 

 

 

“你叫我什么?”

“镖总啊。”

 

他手有点痒,于是拍了拍莱特汗津津软乎乎的脑袋。

“不学些好的。”

 

莱特回味了一会头顶上的触感,闭上眼滚动了一下喉结。

 

“你要喝水?”

“你递给我?”

 

对面的人眯了眯眼,双手叉腰,薄薄的嘴唇轻轻碰上又离开,略低头对着坐在地板上的莱特,看着颇具有威慑力。

“喝的话自己去拿,在后面柜子上。”

 

啊,有点小失望。

莱特耸肩,揪起黏在胸口上的衣服大开大合的扇动,缓解着有些烦躁的内心。

可能是太热了吧,今天格外的累。

 

“你电话响了。”有些冷淡的声音将莱特从纷杂的思绪中叫了出来。

“好的好的。”

 

缓缓站起身的人悄悄握了一下拳,手指骨节发白,然后又若无其事的张开。

 

“啊,好像是个空号。”

“你最近要小心一些,艺人有可能常常被电话打扰生活,要是遇到什么事……”

“我可以找你吗?”

“……遇到什么事,找经纪人。”声音越来越轻。

 

莱特不仔细听的话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可是他听到了。

所以心情更差。

 

 

 

这次镖和莱特的团在一起练习,镖帮他们讲解动作要领。

 

在休息的时候,莱特瘫在了地上,十一过来关心了一句,“你渴了吗?”

莱特笑嘻嘻的回复,“你帮我拿?”

十一无奈的笑了,“你就是懒,”然后跑到后面拿水回来递给莱特,“喏,等会记得做个标记,免得搞混了。”

 

莱特眼睛乱瞟,不知在向哪里望着,应得有些心不在焉。

“知道啦,谢谢你。”

 

镖拿下敷在眼睛上的毛巾。

莱特不自在的咬住下嘴唇。

 

原来你没看到吗。

 ——————————

“镖总午安啊!”

 

他顿了一下,嚼着嘴里的食物点了点头。

自己为什么会把递水的那一幕记得那么清楚。

莫名其妙的心理作用。

 

他甩甩头,低下头继续吃饭。

 

从练习室经过的时候,他想起莱特接到不明电话的事情,思索了一会,给负责他们团的经纪人打了电话,嘱咐一定要好好注意莱特,出道前是特别时期,不能有事。

 

墙角有人影闪过。

斑驳的灯光与那人的影子交缠相错。

——————————

 

第二天,镖尤其关注莱特的消息传的很广,媒体也在报道这件事情。

 

镖自己没什么反应。

莱特倒是显得很开心。

 

路人就更好奇莱特了。

 

 ————————

“镖总,不好了!”

“你前几天不是叫我看好莱特吗!”

“出事了!他好像被人跟踪了!”

 ——————————

门的把手上挂着一张湿巾。

往下滴滴答答的掉着一些。

奇怪的粘稠物体。

 

“你以后要一直跟着我,听话,行吗?我有能力保护好你。”

“我听你的。”

 

【看我吧 只看我吧 只能紧紧贴在我的身边】

 

 

外界舆论风向变了。

因为那个湿巾。

 

不明所以的人疑惑着他们之间的关系,尤其之后两人似乎更亲近了。

镖的名声开始变差。

虽然他本来没什么值得夸耀的名声,因为他的风格不太受大众的喜爱。可是这次不一样。

 

很多很多路人是因为镖的丑闻认识他的。

 

 ————————————

“镖总,”莱特蹲下身,笑眯眯的问他,“你喝水吗?我给你拿。”

 

莱特得到一声“哼”的回应,懒懒的,带着一些不明显的气泡音,就跟小爪子挠在心窝里一样。

 

“你要不要啊?”

“要,你帮我拿。”

 

莱特眼神亮了起来,嘴角难以抑制上扬的弧度。

 

“我这就帮你拿!”

 ——————————

莱特的出道演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不愧是众多有名制作人pick的组合啊——大家都这么感叹着。

 

后台有人受不了这肉麻的感觉似的,颤了颤自己的肩膀。

他刚才和莱特见过面,单方面和莱特吵了一架。

因为无意中看到了莱特的两个手机,其中一个设定了许多固定时间拨通电话,那个电话就是莱特的另外一个手机。

 

“这就是你的空号?”

“你那天早回去了吧,听到了他说想要经纪人多照顾你,然后迫不及待的添油加醋和别人分享了吗?”

“那个湿纸巾,是你自己弄的,对吧?”

 

莱特笑的格外无辜。

“你在说什么呢?”

 

对面的人收敛住嘲讽的语气,恶狠狠的咒骂了一句。

 

“虚假的恋情。”

 

 

那又怎么样呢。

反正他来到我身边了不是吗。

 

【按下我身体的开关吧】

 

现在是由我来带领你了。

不用俯视着看你的感觉真好。

 

今天是回旋镖深陷谣言的一个月。

而他的男友心情却不是很糟糕。


关于方俊生(不负责任猜测)

可以当做没开播前的臆想2333
人设是根据网络上的版本来的,加入了我自己的一点点猜测,有糅合苏怼的性格在里面,文中的【他】是个路人甲,也是塑造方俊生人格的一部分。

结局高能(中二)。

——————
方俊生有个知己,每次他都会来捧场看戏,鼓掌总是最响的那一个,方公子最期待尾音落下以后与他相视一笑的那一瞬间。

可惜在如今这个乱世,没有什么是能平稳发展的,包括戏子与看客之间的关系。

战争的炮火延绵到了灯光绚烂纸醉金迷的舞台。
方俊生已经有一个月没看见他了。

方公子再看见他的时候,那人脸上布满了斑驳的血迹,左手颤颤巍巍的捂住身上不断往外流出血的伤口,身体不受控制的发抖。

“你能帮我找个地方躲躲吗?”

“拜托你了,千万不要将我供出去!”

——————
“不知道!我说了不知道,你们耳朵长在了什么地方!”

“...你们再怎么用刑,事实就是事实,怎么就不愿意承认呢?”
方俊生睁开肿胀的双眼,嘴角结痂,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好的,但是他的语气很自在,就像在指责一个不听话的小孩。

“方先生,别再撑了,这样下去没有意义,我们也不想对你动粗。”
“如果没有,坦白的意思,接下来还会有更严重的,你懂的。”
对面的日本人说着一口蹩脚的中文,咬牙切齿的放出了狠话,像盯猎物一样瞪了方俊生一眼,头也不回的拉开了地牢的门。

“吱呀——”老旧的铁门发出刺耳的声音,但日本人却觉得牢里面方俊生放肆的狂笑要更刺耳。

但其实呢?
————方俊生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头昏脑胀,手脚冰冷,伤口发麻。
方俊生感觉自己正处在一个活生生的地狱里,他恍惚中幻觉自己在不停下坠,却一直没有触到地面。

说不定触到地面的那一刻,他也就死了。

————————
过了两周,方俊生的嗓子被日本人做了手脚。
他再也不能唱旦角了,只能唱生角。

那些残忍的刽子手们拿他没辙,这时方俊生被一个有权势的将军保了出来,他松了一口气,顿感压力骤轻,昏了过去。

方俊生一直在找他的看客。
据说那人只待了一天不到,就走了,去了别的地方。

方俊生说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

尤其是在终于找到他以后——

“我当然不能在那里呆着啦,白白等着你把我供出去啊?”

“你毕竟只是个戏子,我对你没有那么高期望的。”

“我当时,只是那么随口一说...”

方俊生死死的看着他,像是要把他的样貌一笔一划记下来,然后再用刀一点一点刮掉。

哦,是这样啊。
那么多的罪,白受了?

太恶心了。
方俊生用手捻住他的喉咙,用了巧劲,能让人疼的生不如死,那人喊痛,他置若罔闻。

“你真让我失望。”
方俊生翘起嘴角,“懦夫。”

他放开手,听见对面呼吸不畅的咳嗽声,不由自主的跟着笑,“我也该死,因为这个无聊的懦夫,竟然还把嗓子伤了。”

方俊生对自己说,最好再也别相信什么狗屁军人。
伪君子罢了。

非要那么努力干什么呢,别人又不会吃你那一套。
只要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对,保护好自己。
再也,再也不要受那样的罪了。

方俊生,只想活下去。

或许,自己也是个懦夫也说不定呢。

同事们都冷静冷静啊...我看b站好多龟甲视频下面都已经开始散发不好的氛围了OTZ...
抱怨官方发泄情绪是可以的,但是也要有度啊2333把其他准备练龟甲的同事们吓跑了怎么办啊
就像图里说的那样,BDSM其实是个比较小众的事情,我们要带着包容的心态去对待龟甲啊w
【龟甲没人爱】这种观点大错特错,责骂他并不是为了羞辱他,是让他获得快感的一种方式罢了ww【啊我觉得这么一说会有人来和我撕...】

请一定要往下看!

因为本人其实是有一点m倾向的所以对龟甲就有些不由自主的怜爱起来了x
龟甲是自己想要获得主人的责罚,对吧?他想要一个冷酷的,强大又不择手段的主人来支配他,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就当我们在陪他玩嘛2333龟甲表达【爱】的方式和平常人不太一样而已

BDSM其实是美妙又充满魅力的...不想让大家因为m表面看起来很弱势就去责怪s啊,其实在这场关系里面s和m的地位不存在不对等一说,只是在外人看来很难理解罢了...

我看过一篇小说,因为a天生是个m,b喜欢a,发现了这一点,于是努力学习当一个合格的s,带给a最美好的享受。
在这过程中不乏言语调咳教之类的,但是b喜欢a啊,是因为a天生是个m所以才会和他定下契约成为一对sm搭档的。后来ab两人美满的在一起了ww
既然我们是爱龟甲的,就绝对不存在把龟甲侮辱了的说法。

因为我看风向变得越来越奇怪了所以想说几句qwq
官方不存在把龟甲的m当卖梗的意思啊,在我所知道的范围内,龟甲的m是【正常】的,你们如果认为他很可怜,很虐心,这就让他的存在变得没有意义了啊...

因为龟甲就是想让你成为他的主人啊!

太可爱了...羊实在是太可爱了
呜呜呜呜呜我好想有一只羊啊qwq
站定剃须刀了,他们俩超般配2333

哇我听到小羊羔的声音了!
感觉是很元气的少年音2333
顺便去看了下他的技能

你真的是影袭吗为什么三个技能全是奶2333
小羊羔的专属影装好像在特定条件下可以让他移动速度增加60%,卧槽这不是要飞起来了...
我截的这个图应该是小羊羔的大招,感觉很不错的样子233我tm肝爆!

呜呜呜呜呜呜呜我160多欧珀砸下去只领回了尤梨qwqq其他两个s都只有一个碎片,难受

狛枝在b萌72进24的最后一天(;д;)也就是第四天,今天是第一天,还有三天就到狛枝了qwq

这里给狛枝做cos应援(x
狛枝是第一个我想出的角色(真作死x)他的人格魅力真的很强大ww

他是让人出乎意料的...

【第五十五张牌】

狛枝凪斗是个名副其实的疯子,他偏执到极点,简单到可怕。
他一直处在灰色地带,半黑半白的极端却又糅合的那么完美,纯净可爱的时候温柔善良,偏执疯狂的样子令人惊骇,最自卑也是最高傲的——超高校级的【幸运】

【我打从心底里爱着,你体内沉睡着的希望】
那个柔软的少年笑着说道。